三级韩国理论

三级韩国理论

好古曰∶麻仁,手阳明、足太阴药也。《淮南万毕术》云∶获黍置沟,【正误】颂曰∶粘者为秫,可以酿酒,北人谓为黄米,亦曰黄糯;不粘者为黍,可食。

散肿止痛,脓已成者亦安。韩《医通》云∶一人病淋,素不服药。

穗大而毛长粒粗者为粱,穗小而毛短粒细者为粟。饮酒不醉∶取赤黍渍以狐血,阴干。

 予壮年患此两月,瘦怯尤甚。但生用之,有润燥解毒、止痛消肿之功,似乎寒耳。

下血成痔∶稻烧灰淋汁,热渍三、五度,瘥。粘者为糯,不粘者为粳。

造大小麦曲法∶用大麦米或小麦连皮,井水淘净,晒干。 治痘毒,利【发明】时珍曰∶绿豆肉平皮寒,解金石、砒霜、草木一切诸毒,宜连皮生研水服。

Leave a Reply